1. 法律新闻 >聚众斗殴罪 >

聚众斗殴罪

之后,参与斗殴的双方人员离开现场,次日,均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第二种意见认为,不仅彭某、童某构成故意杀人罪,刘某作为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也应承担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而黄某、詹某仅有聚众斗殴行为,两人构成聚众斗殴罪。刘某是聚众斗殴的纠集者,其在聚众斗殴的共同犯罪中起到组织的作用,系组织犯。黄某、詹某并不是致人死亡的实施者,彭某、童某的行为超出了黄某、詹某聚众斗殴犯罪的共同故意,彭某、童某的致人死亡行为是实行过限,黄某、詹某对致人死亡的结果不应承担责任,不能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两人受刘某纠集,与对方进行斗殴,仅具有斗殴的故意,应构成聚众斗殴罪。

聚众斗殴罪

聚众斗殴致人死亡对非行为人应认定何罪?

聚众斗殴罪

【案情】



某日晚上,钱某同吴某、何某、曾某、李某、汪某等人在会所唱歌,在会所碰到以刘某为首的一伙人,包括刘某、黄某、彭某、童某、詹某。因曾某与黄某发生言语上的冲突,何某、吴某就上前与黄某等人打在一起,同时曾某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追黄某,刘某见状便纠集其他四人下楼从车上拿出匕首、砍刀与对方对打,在斗殴过程中,彭某用匕首将李某捅死,童某持砍刀将汪某砍死。之后,参与斗殴的双方人员离开现场,次日,均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分歧】



对于本案中刘某、黄某、彭某、童某、詹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三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彭某、童某是聚众斗殴中致人死亡的直接行为人,两人的行为超出了全体成员故意犯罪的范围,根据罪责自负原则,彭某、童某的行为发生转化,两人构成故意杀人罪,刘某、黄某、詹某仅有聚众斗殴行为,并未致使他人死亡,三人仅构成聚众斗殴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不仅彭某、童某构成故意杀人罪,刘某作为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也应承担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而黄某、詹某仅有聚众斗殴行为,两人构成聚众斗殴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聚众斗殴是共同犯罪,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所有参加聚众犯罪的人员均应对他人的伤亡后果负责,一人的行为发生转化,则该方所有聚众斗殴人员的行为均发生转化,故对刘某、黄某、彭某、童某、詹某均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款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这是我国刑法关于聚众斗殴转化犯的规定。所谓转化犯,是指由法律特别规定的,某一犯罪在一定条件下转化成另一种更为严重的犯罪,并且依照后一种犯罪定罪量刑的犯罪。根据该规定,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应当依照刑法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应当如何确定转化犯的范围,直接行为人、首要分子、其他行为人应当承担怎样的刑事责任呢?下面一一分析。



彭某、童某在聚众斗殴的过程中实施了致人死亡的行为,作为致人死亡的直接行为人,彭某、童某的行为完全符合刑法关于聚众斗殴转化犯的规定,故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两人的刑事责任,对此并无异议。



刘某是聚众斗殴的纠集者,其在聚众斗殴的共同犯罪中起到组织的作用,系组织犯。刘某应否对彭某、童某的行为承担责任,关键要看彭某、童某的行为对于刘某是否属于实行过限。组织犯在整个共同犯罪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共同犯罪活动是由其组织的。关于对组织犯的实行过限,有这样一种原则,即可预见原则,该原则认为,共同的犯罪意图并不需要对犯罪的具体行为都有一致的认识,而只需要“能够预见”到为实行共同犯罪而伴随发生的结果就可以。所以共同犯罪意图是对共同的犯罪行为的基本性质和由该犯罪行为基本性质所决定的发展方向有大体一致的认识,它不要求对犯罪过程中的所有具体情节都有相同认识。因此,对于组织犯,共同的犯罪意图不仅局限于计划的共同犯罪范围,而且包括在组织、策划犯罪活动时能够预见的实行犯可能在共同犯罪中实施的其他犯罪行为。如果组织犯明确反对实行犯实施其他犯罪行为,则其他危害结果的发生,不应由组织犯承担责任,导致危害结果发生的行为对于组织犯是实行过限。如果组织犯在组织犯罪的过程中能够预见到实行犯可能实施其他的犯罪行为,但却不加制止,听之任之,任由其他危害结果的发生,这种情形就不是实行犯的过限,组织犯也应当对这一行为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具体到聚众斗殴犯罪中,如果首要分子明确反对其他参与人造成对方人员重伤、死亡结果的,对直接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实施者按照聚众斗殴罪的转化犯处理,以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对首要分子按照聚众斗殴罪定罪处罚;如果要分子在组织犯罪过程中重伤、杀人的故意不明显,其他积极参加者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对直接致人重伤或者死亡的实施者和首要分子都应按聚众斗殴罪的转化犯处理,以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本案中,刘某作为首要分子,纠集其他人参与斗殴,未明确要求其他参与人不得造成对方人员重伤或者死亡的结果,彭某、童某的行为对于刘某来说并不属于实行过限,因而其应当与直接致人死亡的实施者彭某、童某共同成立转化犯,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



黄某、詹某并不是致人死亡的实施者,彭某、童某的行为超出了黄某、詹某聚众斗殴犯罪的共同故意,彭某、童某的致人死亡行为是实行过限,黄某、詹某对致人死亡的结果不应承担责任,不能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两人受刘某纠集,与对方进行斗殴,仅具有斗殴的故意,应构成聚众斗殴罪。

责任编辑:舒 磊

相关推荐

  • 聚众斗殴罪之后,参与斗殴的双方人员离开现场,次日,均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第二种意见认为,不仅彭某、童某构成故意杀人罪,刘某作为聚众斗殴的首要分子也应承担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而黄某、詹某仅有聚众斗殴行为,两人构成聚众斗殴罪。刘某是聚众斗殴的纠集者,其在聚众斗殴的共同犯罪中起到组织的作用,系组织犯。黄某、詹某并不是致人死亡的实施者,彭某、童某的行为超出了黄某、詹某聚众斗殴犯罪的共同故意,彭某、童某的致人死亡行为是实行过限,黄某、詹某对致人死亡的结果不应承担责任,不能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两人受刘某纠集,与对方进行斗殴,仅具有斗殴的故意,应构成聚众斗殴罪。
  • 聚众斗殴罪辩护词担任本案被告人刘某的辩护人,为其辩护,并经其确认。必须的调查,因而对本案有一个概括性的了解。辩护人发表以下辩护意见,诚望合议庭采信。首先我们作为辩护律师代表被告人向受害者表示歉意。被告人刘某在本聚众斗殴一案中不是组织者,犯,只起到辅助作用。被告人刘某是被张某喊去一起打架的,被告人刘某在作案时使用的工具也并不是刘某准备的,
  • 聚众斗殴罪定罪量刑标准—邓情锋律师网(持械聚众斗殴定罪量刑案例)《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多次聚众斗殴的; (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 (四)持械聚众斗殴的。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聚众斗殴情节一般的,在二年有期徒刑以下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根据聚众斗殴人数、次数、伤害后果等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事实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
  • 持械聚众斗殴缓刑案例(持械聚众斗殴定罪量刑案例)缓刑的附条件不执行原判刑罚的特点,决定了缓刑的适用对象只能是罪行较轻的犯罪分子。相反,被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因其罪行较重,社会危害性较大,而未被列为适用缓刑的对象。累犯屡教不改、主观恶性较深,有再犯之虞,适用缓刑难以防止其再犯新罪。对于聚众斗殴罪其实也是有可能被判缓刑的,当然这还要看犯罪的具体情节,以及律师在诉讼过程中的辩护。而要是被判缓刑的话,那同时也会有一个考验期,只有在考验期满没有再犯新罪、发现漏罪、违反规定的,那么才不执行原判刑罚。
  • 斗殴罪的案例分析,聚众斗殴罪量刑标准(持械聚众斗殴定罪量刑案例)(四)持械聚众斗殴的。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聚众斗殴罪的相关 刑法 条文第二百九十二条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 有期徒刑 、 拘役 或者 管制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一种意见认为,对许某的行为应以聚众斗殴罪(未遂)定罪处罚。聚众斗殴罪是对合性的犯罪,必须是两个以上的群体出于私仇、争霸或者其他不正当目的而成帮结伙进行打架殴斗情节严重的行为。
    •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律师文书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